獐子岛扇贝又死了

     事实上,獐子岛拿出“扇贝”做文章已经不止一次了。2014年,獐子岛的“扇贝跑路”的故事流出后,成为A股的奇葩段子成为投资者口中的谈资,但令人意外的是,上市公司却依然可以不厌其烦将“扇贝跑了”作为经营大亏、业绩变脸的核心理由。

1-191112162423B9.jpg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2014年巨亏11.89亿元。

     2018年1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业绩由盈利0.9亿元至1.1亿元,变为亏损5.3亿至7.2亿元。最后,公司在年报中解释2017年亏损7.23亿元的原因是,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

     到了今年一季度,獐子岛净利润亏损4314万元,理由依然是“扇贝跑路”。

     而除了“扇贝”之外,“海参”也成为影响公司财务操作的又一理由。今年10月中旬,有媒体刊载《扇贝跑了海参顶?獐子岛为增添报表利润涉嫌违规采捕》的报道,称獐子岛存在伏季休渔期开展野生海参采捕举动,董事长吴厚刚内部回应表示,相关举动是为了摆脱经营困境、增添全年报表利润等。

     不过,獐子岛故事并没有忽悠到监管部门。今年7月,证监会对獐子岛的立案调查结果出炉,经过17个月的调查,结果认定獐子岛及董事长吴厚刚等人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其他信息等问题。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獐子岛存在随意结转的问题。獐子岛2017年账面记载采捕面积较真实情况多5.79万亩,且存在将部分2016年实际采捕海域调至2017年度结转成本的情况,致使2017年度虚增营业成本6159.03万元

为了解开扇贝跑路的谜团,证监会调查还对比了獐子岛2016年初库存图和2017年贝底播图,以及獐子岛公布的秋测记录和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獐子岛科研19”号船航行定位信息。

     调查发现,部分2016年有记载的库存区域虽然在2016 年和2017年均没有显示采捕轨迹,也没有在2016年底播,但在2017年底重新进行了底播,根据獐子岛成本核算方式,上述区域应重新核算成本,既往库存成本应作核销处理,致使2017 年账面虚减营业外支出4187.27万元。同时,“獐子岛科研19”号船在公司记录的秋测天数内,被航行轨迹证实执行计划的点位极少。这也意味着,獐子岛在业务操作上就已经存在了虚假记载的情况。

     最终,因涉嫌财务造假等原因,证监会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
分享到: 更多 (0)

古朝信息网由职业投资人创建,提供股票资料,股票新手学习,股票入门基础知识,从入门到精通致力打造符合您口味,简单易懂的课程,古朝信息网是值得您信赖的股票学习网站

联系我们